【導語】近日,美國密蘇里州陸軍基地倫納德伍德堡移除了5個中國企業海康威視生產的安防攝像頭。對于海康威視這個全球安防監控市場的“一哥”,二成以上的全球份額,美國市場占有率第二的安監品牌,5個產品不算什么。但是,大屏君認為,這起事件背后的“邏輯”卻很“傷人”。
搜 索

海康威視遭遇“灰犀牛”,怎么看莫須有的定罪

更新日期:2018-01-16 作者:佚名
分享到:
第87期

    近日,美國密蘇里州陸軍基地倫納德伍德堡移除了5個中國企業海康威視生產的安防攝像頭。對于海康威視這個全球安防監控市場的“一哥”,二成以上的全球份額,美國市場占有率第二的安監品牌,5個產品不算什么。但是,大屏君認為,這起事件背后的“邏輯”卻很“傷人”。

    美國保護主義經濟輿論瞄準海康威視

    為何美國一個陸軍基地要緊急換下海康威視幾個攝像頭呢?實際上,在美國倫納德伍德堡基地共有187個監控攝像頭,海康威視生產的這5個設置在外部,主要用來監控通往基地的道路和停車場。且這5個產品均采用獨立內網連接,與外網物理隔離,以至于美國軍方都發言稱“不認為存在安全風險”。

    但是,“中國產監視器危害美國安全”,已經成為美國輿論界的一個“很熱的話題”。輿論專家認為,“陰謀論”的基調在美國媒體圈總是有“很好的吸引力”。尤其是對彼岸冉冉上升的新興大國的輿論猜測,往往被賦予陰謀論的框架。這對于海康威視這個“準國企”而言,不是一個好的開頭。

    大屏君注意到,美國軍方的發言中,移除海康威視攝像頭產品的理由是“消除公眾負面疑慮”。但是,這不等于說,事情到此結束。真正的問題在于:為何美國輿論界炮制出這樣一個完全不負責任的猜測和陰謀論呢?這背后或許有很強的商業利益、財團勢力在支持。——制造陰謀論,本事就是一個更大的陰謀:君等還記得那袋洗衣粉引發的“伊拉克”戰爭嗎?

    更為重要的是,美國自去年特朗普總統上臺執政以來,整體政策走向保守主義和孤立主義。并且,在理論上,這屆美國政府傾向于把美國的經濟和財務困難,解釋為主要由外部競爭者導致的。這使得中美貿易摩擦的可能性變得更大。那些或明或暗、合不合理的“小手段”的運用只會增加,而不會減少。更何況,美國經濟事務上,從來都有個習慣:國家安全是個無底框,什么都能裝——只要利益上需要,這個框就扣到你的頭上。

    大屏企業國際化,要學會本地玩法

    很多人一直批評,在中國做生意必須和政府搞好關系。大屏君覺得這個批評很外行。因為,就這一點而言,在全球“沒有例外”的案例。尤其是在美式民主的社會,財團對輿論的控制力、議會和議員們“對游說收入”的依賴,在加上強大的工會力量,甚至還有黑社會團體……這些地方的政商關系更是“干干脆脆”的金錢問題。

    所以,大屏君建議,在中國制造、中國服務,尤其是近幾年,安防監控、小間距LED大屏、彩電和商顯等產業極速國際化的背景下,業內企業要學會“當地潛規則”、預防“國際灰犀牛”。、

    具體說就是,在當地市場要擁有議會、媒體和財團中的“自己人”。這些自己人就是“利益共同體”,代言人、中間人。單純的外來戶,雖然“外來和尚好念經”,但是也可能會遇到(更可能會遇到)“欺外”。尤其是在目前歐美國家民粹主義位于二戰以來最高潮、貿易保護主義比較明顯的背景下,“國際市場的拓展”更需要“全面的本地能量建設”。

    就像這次海康威視事件:有沒有安全問題只是一個話題,圈子里面媒體在乎的是金主和點擊;議員在乎的是“為民著想的形象”;美國軍方恐怕對于“換幾個攝像頭”并不閑麻煩——甚至,多一筆工程,也許還有點其它好處;至于民眾,更沒有資源和精力去搞清楚“是不是真的有安全問題”。即,沒有人在乎事情的真相,人們在乎的是自己地盤上的利益。

    準確融入西方博弈論的商業文化

    西式民主制度的大框架是三權分立,是制衡為中心的。大屏君的理解就是,天然的不相信別人,所以才需要如此強調制衡。為何不信任別人呢?因為他們篤信的是零和博弈論。這一點在美國商業文化中也有很深的體現。

    國內企業、乃至整個東亞的企業,都有中華文化的傳統特性:強調合作、共融。這是建立在陰陽互為矛盾,卻又相互依存的古老《易經》哲學之上的思想。因此,中國商人,總是去發現市場上的機遇和目前形勢下的好處,并大加利用。但是,歐美哲學精致的博弈論,重視的方向更多的不是“融通的共生性”,而是非黑即白的單向性。看待市場和當前形勢,總是更善于找到“于己有害”的部分,然后去想辦法干掉對方。

    如果真的沒有于己有害的地方可下手,那么就炮制出一個“干掉對方”的理由。所以,海康威視的攝像頭是有原罪的。

    只不過這些原罪不是“是否是國企”、“產品是不是一流”、“價格是不是便宜”……這些原罪旨在于,“海康威視有可能碰觸到了某些人的利益逆鱗”。這些“利益”就是真正的“問題”。在這方面,美國的營商環境,很擅長為他國的國際競爭對手制造麻煩:甚至,不僅僅是中國這種被美國視為對手的國家,像盟友加拿大的龐巴迪,去年不也被波音弄的“一地雞毛”嗎?

    總之,大屏君覺得,只要是外國企業,在美國,乃至整個西方世界就要注意這種“國別陰謀論”下的經濟灰犀牛。大屏行業亦是如此。

    大屏行業國際化的“政治性和經濟性”

    對于工程大屏行業、安防系統、指揮調度中心,這種在所謂安全或者關鍵領域應用的產品,業內企業必須有一個深刻認識:他們比一般的彩電產品、顯示產品更具有“政治性”。類似的案例是華為進入美國的計劃在2018年1月再次折戟沉沙。

    從經濟發展角度看,大屏君認為中國顯示產業距離全球“一半”的規模已經一步之遙。比如,近三年來和未來三年,全球能夠投產的大尺寸平板顯示項目十之八九都在中國大陸地區。這么龐大的產業集群,就決定了中國顯示繞不開“國際市場”。如何更好地玩轉國際市場,是一個必須“解決好”的課題。

    從企業發展角度看,國內顯示產業鏈雖然還處于需求擴張期,比如安防正在從城市為主,向城鄉普及發展。但是,國內市場的空白區域卻已經沒有,每一份的增量市場,都是鮮血淋漓的競爭換來的。這樣的背景下,進軍海外市場,成為很多企業發展和壯大的“必由之路”。

    從全球市場格局看,中國在信息化大屏應用、安防體系建設等方面居于領先地位:有技術、有產能、有經驗、有資本。同時,國際市場,即便是歐美國家,大部分地區的“信息大屏”應用水平,尤其是智慧城市、智慧安防等標準場景,處于“相對落后狀態”——即大屏君覺得,不僅是亞非拉市場廣闊,歐美日都有很強的“升級改造”性市場需求。

    由上分析可見,信息顯示大屏和安防這樣的產業走出去,是“需求與供給”的良好對接。如果中間有什么問題,那就是“動不動就套上去的保護主義框”。這方面,小國往往比大國好搞定;國外本地合作商出面往往比自己出面好搞定;歐洲往往比美國好搞定;商用項目往往比政府和軍隊項目好搞定;搞定項目背后的人和利益,往往比搞定項目本身的工程與技術性重要;搞定項目不僅要熟悉當地法律、工會和環保政策,還要搞定潛規則,乃至游說公司和律所……

    所以大屏君覺得,我們強勢的這些顯示、工程大屏產業走出去,更多的需要的是“當地通”性的人才,需要的是當地的利益伙伴、代言者:很多時候“樹大招風”就是最重要的“灰犀牛”;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——暗渡陳倉,不失為很好的辦法。

福說扒道

扒開迷霧

去除幻像

讓真理視前
快速評論
驗證碼: 看不清?點一下
發表評論
廣告聯系:010-82830253 | 010-82755685 手機版:m.pjtime.com官方微博:weibo.com/pjtime官方微信:pjtime
Copyright (C) 2007 by PjTime.com,投影時代網 版權所有 關于投影時代 | 聯系我們 | 歡迎來稿 | 網站地圖
返回首頁 網友評論 返回頂部 建議反饋
玖玖资源站最稳定网址|久久re视频精品一本到99|亚洲影音先锋无码中文字幕在线播放|中文亚洲无线码